营销 一个让评价体系性扭曲的有效工具

文中的故事是想告诉大家,饭馆类的公司对基端的营销很可能是性价比最高的营销方式;另外,别简单的认为互联网造成的商业民主,没那么简单,营销就是让评价体系性扭曲的有效工具。

如果一个评论者需要花费成本来做讲真话;而另一端,这个评论者可以获得微小的好处可以讲“无所谓”的假话,那么他就会选择后者。

我们去了一个火锅店,火锅店的味道很一般。但是他们有个挺有效的办法让他们的饭菜味道变好。那就是送酸奶。饭后,服务员会送你一小罐饭店自制的酸奶。而且女服务员还会在你身边嗲嗲地说,“大哥给在 XX 点评网给个好评呗。”

这家火锅店的生意不错,我看绝大多数就餐者都会根据服务员的要求在一家目录销售商的平台上给这家店一个好评。这倒不是这个女服务员的姿色多么可人,只是一般人不会在饭后和一个说话还算讲礼貌的笑脸人较劲,更何况还有酸奶。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挨不过面子给出好评的人都是不负责任的家伙(包括我),他们可能并不认为火锅店的味道很值得推荐,但是却给了好评。而互联网评价体系 的有效性就这么被打破了。店家的成本只是一小瓶自制酸奶和服务员的请求(如果这个服务员扮相不是很恐怖的话)。以后的食客还会因为这家店拥有的高评价继续 涌入(其实我们也是因为看到这家店的评价如此好才来的)。如果用社会经济学的角度看,这家火锅店就是个反向的“公共湖水”问题。大家对自己不确实的评价都 持无所谓的态度。

与之相反,我家附近有一家非常棒的穆斯林餐厅。老板的运营方式是最原始的,甚至点单都用脑子记而拒绝用纸和笔,当然更不会让服务员给你酸奶。我查过这家店在 XX 点评网的评价。只有我评价过。

互联网留痕和营销端着力点的关系其实是个非常庞杂的问题,也许有识之士可以为此写一套丛书。不过简单地就可以看出,平均地讲,如果一个评论者需要花费成本来做讲真话;而另一端,这个评论者可以获得微小的好处可以讲“无所谓”的假话,那么他就会选择后者。

这个故事告诉大家,饭馆类的公司对基端的营销很可能是性价比最高的营销方式;另外,别简单的认为互联网造成的商业民主,没那么简单,营销就是让评价体系性扭曲的有效工具。

消息源:好奇心日报
原作者:酸汤鱼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